.

河南中牟县:康桥 “林溪湾” 项目 长期无证施工致六旬民工重伤无人监管

来源:河南经济网

2018年的9月24日,又是一年一度的传统节日——中秋节。说到中秋节,人们首先想到的便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月饼和赏月。但是对于64岁老人周国祥来说,今年的中秋节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

在医院里,老人周国祥侧身躺在病床上已经二十多天,全身多处严重的骨折令老人周国祥疼痛难忍,但身体上的疼痛也没有心中的痛苦来的猛烈。

8月30日下午2点左右,一场因没有安全措施的施工,让64岁老人周国祥在郑州市中牟县雁鸣湖镇林溪湾项目工地内高空坠落重伤,右侧股骨被摔的刺出皮肉,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这么重的伤理应及时被送入医院疗伤救命,然而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中牟县雁鸣湖镇郑东康桥林溪湾项目并没有人出面及时将伤者送医院,开发商、项目负责人、包工头在这紧急关头玩起了“踢皮球”。

刺出皮肉的股骨头

下午两点多发生的事,林溪湾工地和包工头为了推卸责任和省钱,一直不舍得用药,一直疼了12个小时。”周国祥的儿子愤怒道。

刚摔下来时,没人管,我们帮忙送到雁鸣湖镇医院,没人拿钱,简单治疗后又拉倒工地,还是没人管。”周国祥的工友说。

面对  林溪湾 项目各个负责人的冷眼旁观,看到老人周国祥身上多处流血不止的躺在地上,工友们感到兔死狐悲。后在工友的帮助下,老人周国祥被送到雁鸣湖镇医院止血抢救。

命保住了,但医疗费又该谁负责呢?工友们与恢复意识的周国祥商量后认为包工头王江伟得为这个事故做出解释。

包工头 王江伟:要求周国祥回老家确山县医院治疗,理由是骨折好治疗。

面对王江伟的无理要求,周国祥和工友感到愤怒。

周国祥本人认为,自己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县城医院的医疗水平有限,如果留下什么后遗症,那么后半辈子就难过了。

在工友要求和坚持下,包工头王江伟同意周国祥在驻马店市的大医院进行治疗,医疗费由王江伟全部负责。随后王江伟向周国祥儿子的银行卡内转了六千元钱,承若周国祥转到驻马店市的医院后再继续打款。

第二天凌晨两点多,周国祥老人被送到了驻马店市中医院,经医院诊断:周国祥腰椎2、3节粉碎性骨折、右侧股骨头粉碎性骨折、右脚跟粉碎性骨折、头部一个口子;医院给出治疗意见:右侧股骨头置换、腰椎内复位固定术。

周国祥儿子:我在第二天给包工头王江伟打电话要钱,他说没钱,后天再打电话就不接了。我就赶紧去中牟县找王江伟,王江伟说一分钱都没有,我就报警。警察说这是民事纠纷,不管。

记者:后来呢?

我去了林溪湾项目的总公司,公司领导不管,让我找王江伟。我又找了劳动监察大队,监察大队领导说,这事需要起诉公司,时间长达一两年。

记者:你们再后来呢?

周国祥儿子:再后来谁也没找,然后医疗费实在是顶不住了,就想通过媒体帮忙。

至今,治疗花了多少钱。

先做了两个手术,先做的股骨头置换,要不然都不能动身,目前花了六七万。听医生说后期如果恢复的不好,得要三四十万,我爸年龄大,伤的也重。

:我们家经济困难,不然的话,我爸六十多了也不会出去打工,包工头和开发商现在不管不问,这是把我们家往死里逼。

面对巨额的医疗费用,周国祥老人的儿子说自己被压的喘不过气,他害怕费用跟不上耽误父亲的病情。

对记者说了这么多,老人的儿子慢慢开始哽咽。

据了解,周国祥老人所打工的项目工地全名郑东康桥林溪湾,该项目属于郑州睿途房地产有限公司开发建设。睿途地产宣传称郑东康桥林溪湾是对雁鸣湖的尊重与敬意,但不知对于参与建设人员的农民工是否充满了尊重与敬意。毕竟,周国祥老人还在医院躺着,医疗费随时面临中断。

郑东康桥林溪湾项目施工现场发生事故,造成农民工重伤,不知该项目负责人是否上报了监管部门。

2007年国务院制定了《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条例规定:事故发生后,单位负责人接到报告后,应当于1小时内向事故发生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报告。

中牟县安监局姚局长:还不清楚林溪湾施工现场发生事故,她会调查了解,结果会及时通知记者。

中牟县住建局安监站:不清楚林溪湾这个项目,林溪湾没有给我们上报材料备案,目前林溪谷应该还没有办理施工证。

中牟县住建局监察大队宋队长:郑东康桥林溪湾项目没有施工证,但是近期已经处罚了?

什么时候处罚的?

宋队长:忘了。

经调查,郑东康桥林溪湾项目无证施工长达一年之久,部分楼房已经封顶,那么中牟县住建局监察大队日常监管不知情吗?还是说监察大队后知后觉执法进度慢而已?

记者问宋队长:林溪湾无证施工发生事故造成人员重伤,你们知道吗?

不知道,我们会调查的。

面对记者的采访,中牟县安监局不知情,中牟县监察大队也不知情,那么还有那些事情是这些监管部门知情的呢?监管部门的日常监管真的监管到位了?还是说监管部门和林溪湾项目之间另有隐情?

缺失的生产安全措施,是致使周国祥老人重伤住院的主要原因,但同时监管部门和监管人员的监管缺失更是最大的帮凶。毕竟,没有施工证能够拔地而起建设高楼,监察大队一句“处罚过了”显得轻而易举,但是“无证施工”在国家法律的规定下是重之又重。

截止发稿前,记者未接到中牟县住建局和安监局等监管单位的任何回复。

本文来源:河南经济网



推荐阅读